淑女王冠
您當前所在的位置》意林雜志 > 意林 > 2014年5月上 總第238期 > 心理人生

危急時刻你先想到誰

文 張國立
  就在今晚(10月31日)8點02分,我剛洗完澡出浴室,忽然間天搖地動,地震!直覺抬頭看天花板的吊扇,晃得像才灌下兩瓶高粱酒似的。這時我的反應分成三個階段:首先,內衣褲呢?趕緊穿上,要不然萬一出事了,太丟人了;接著我等地震稍停,立即把銀行存折、提款卡、順手撈到的筆記本和書全塞進背包,如果再搖,就背起包逃命去。然后想起我雖穿戴整齊,卻忘了穿襪子和鞋子。
  問題出現——這時我才想到,老婆呢?
  這個地震的震度規模是6.3,算強震,中心點在花蓮縣的瑞穗鄉,近年臺灣少見的陸地強震,所以臺北也有3至4級,感覺強烈。
  才回過神,8點11分接到第一通電話,是五年多不見的老友赫赫打來的,他問候一番后,我忍不住問他怎么想到打給我。
  “嘿,老張,不好意思,我抓起手機一按,怎么曉得按到你的號碼?喂,我問候你,你該心存感激!”
  他沒打給女朋友,沒打給赫媽媽,卻打給我,我當然感激。
  才掛了赫赫的電話,手機又響,是老吳打來的,他問我還好吧,問我老婆還好吧,問我家房子沒垮吧,然后說:“國立,我是你買房子的銀行貸款連帶擔保人,要是你家房子有什么,不準賴了貸款自己跑路連累我,懂吧?”
  看樣子明天得去銀行取消這個保證人,免得老吳每天睡不好覺。
  8點15分接到第三通電話:“對不起先生,能不能占用您幾分鐘時間,我們這里是東東保險公司……”
  這名保險員盡忠職守,他不想會不會有余震,先急著推銷保險,有前途。
  不能再接電話,趕緊打電話問問老婆是否安好,響了十多聲手機才傳來她的聲音:“為什么老在通話?地震了你打給誰呀?”
  不是我打給誰,而是有人一直打來,要不然她可以回來檢查我手機內的通話記錄,而且,她在哪里?
  “你忘記啦,我在上意大利文課。全班我第一個感覺到地震,老師才叫我們疏散到樓下去。”
  她先打給我,打不通就打給她爸媽,再打給我仍不通,便打給她心肝的小外甥,再打給我,依然不通,就打給她的朋友,總算我插話進去了。
  晚上11點52分再出現一次余震,這時我和老婆都在家里看電視,她瞄了瞄我擺在門口的背包問:“現在如果又大地震,你打算怎么辦?”
  直覺反應,當然跑到門口抓起背包,再回身抓她,兩人順著樓梯逃到樓下的公園。但我說:“當然先抓了你往樓下跑,順便拿門口的包包。”
  “那你的包包里面有什么東西?”
  “存折、提款卡、隨身碟、氣喘用的噴劑——”“我的寶貝呢?”
  她的寶貝?
  “我新買的那雙鞋呀。”這次大地震讓我深刻反省,人遇到突發災難先想到的是自己,然后才是最親近的人,而最親近的人對男人的要求是:你不但得先想到我,還要想到我剛買的鞋子!
  在此我深深懺悔,明天一定悄悄地把她的新鞋子收進背包,到哪里都帶著。
  (李果摘自《時文博覽》)
广东11选5一开奖助手